沙盘游戏疗法研究

时间:2018-11-07 点击:154 发布:管理员

沙盘游戏疗法是在20 世纪90 年代末传入中国大陆,在十多年的时间内得到了广泛的传播和快速发展,成为国内心理咨询界非常重要的心理咨询技术之一。2005 年在意大利罗马举行的国际沙盘游戏治疗大会上,最终确定了沙盘游戏疗法的定义:沙盘游戏疗法是一种以荣格心理学原理为基础,由瑞士心理学家多拉·卡尔夫发展创立的心理治疗方法。沙盘游戏是运用意象进行治疗的创造形式,一种对身心生命能量的集中提炼。其特点是在医患关系和沙盘的“自由和受保护的空间”中,把沙子、水和沙具运用于意象的创建。沙盘中所表现的系列沙盘意象,营造出沙盘游戏者心灵深处意识和无意识之间的持续性对话,以及由此而激发的治愈过程和人格发展。

1 沙盘游戏疗法的形成

首先,在“经典游戏理论”和“现代游戏理论”的基础上,弗洛伊德首次将游戏理论发展成为游戏治疗理论,后来荣格分析心理学者依据荣格的理论提出了自性化游戏理论,并逐渐形成一种重要的分析心理学的方法和技术——沙盘游戏疗法。

其次,沙盘游戏的源头可以追溯到1911 年,英国作家威尔斯出版了《地板游戏》一书,书中描述了自己的2 个儿子在地面上玩小玩具的情形,威尔斯意识到儿童通过这样的游戏来解决兄弟之间以及与其他家人之间的冲突与摩擦。2 年后,他又出版了《小小战争:男孩的游戏》一书,更是具备了“沙盘游戏”的雏形,游戏从“地板”转移到了桌面,游戏中的“模型”更像是以后使用的沙盘玩具。后来,玛格里特·洛温菲尔德受到威尔斯的启发,发展了“游戏王国技术”或“世界技术”。世界技术的产生,使洛温非尔德找到了对儿童和成人都有吸引力的游戏形式,而且这也是治疗师与小孩一起交流并分享内部经验的治疗方法,世界技术就是沙盘疗法的前身。卡尔夫曾师从洛温菲尔德和荣格,她在“游戏王国技术”的基础上,注入了荣格分析心理学的思想,以及东方传统的哲学,最终形成了沙盘游戏疗法。

2 沙盘游戏的理论基础

卡尔夫所创立的沙盘游戏疗法包含着对于4 种理论和思想的整合:①荣格的分析心理学;②卡尔夫所理解的东方哲学和文化,尤其是周敦颐的思想;③其本人对于洛温菲尔德游戏王国技术的改造和发展;④纽曼的儿童发展阶段理论。这其中荣格的心理学基础和中国文化的基础对沙盘游戏的创立来说是最为重要的。

2.1 沙盘游戏疗法与荣格分析心理学:荣格分析心理学的要点,在于其“集体无意识”、“原型”和“原型意象”的概念,以及“情结”和人格类型等理论,还有语词联想、梦的分析和积极想象的临床分析方法,以及作为心理分析目的的“自性化过程”等,这些也都是沙盘游戏治疗运作的重要基础。

个人无意识主要是由各种情结构成,情结大多由创伤经验形成,由于强烈的创痛体验难以被意识承受而处于无意识中。而情结一旦被激活,便从无意识状态呈现于意识。沙盘游戏中,意象将无意识赋形,便呈现了情结;而反过来,意象也成为激活情结的刺激。集体无意识的内容则主要是原型,原型由原型意象来表现。意象本身即具有心灵的自主性。“积极想象”是一种对于潜意识和自主性意象的主动沟通,在积极想象中,具有象征意义的意象是从意识与无意识之间的对峙中涌现的,沙盘游戏本身就是一种积极想象的形式,通过意识与无意识的沟通达到自性化,即最终成为他自己,成为一种整合性的,不可分割的,但又不同于他人的发展过程。

2.2 沙盘游戏疗法与东方哲学和文化:卡尔夫从小学习中文,熟读易经和道家哲学,对东方哲学与文化有着深刻的理解。在卡尔夫的1980 年出版的第一本沙盘游戏治疗的书中,其把东方的哲学与文化作为其重要理论基础,在书中其重点阐述了周敦颐的《太极图说》理论基础。卡尔夫说,周敦颐太极图的“第一个象征无极的圆圈,好比出生时的自我;其次是阴阳运作而产生五行的圆圈,这正蕴涵了自我的表现过程,包含了形成意识自我与人格发展的心理能量;太极图的第3 个圆圈,可以比作自性化过程的开始;而太极图的第4 个圆圈,正反映了心理分析中的转化,一种生命的周而复始的象征”。太极八卦和阴阳五行,一直是卡尔夫所追求的沙盘游戏治疗的本质性内涵,以及其作为方法技术的内在核心结构。此外,中国哲学和文化中的“无为而治”“顺其自然”“天人合一”“以人为本”等重要思想和理念都被充分地运用到沙盘游戏疗法当中。

首先是阴阳五行的哲学,很多人开始做沙盘时会以画太极的动作抚摸沙子,尤其是孩子,这是自然而然产生的,是中国文化的烙印。而太极中的阴阳所强调的就是平衡,在沙盘中也是要追求平衡。如果一个沙盘的一边摆了很多东西,而另一边完全是空的,这就是失衡的表现;五行是指金木水火土,而这些元素都渗透在沙盘中,这就是为什么要求沙具的材质不能是单一的,而是要求有各种材质。其次是无为而治的理念,无为而治是道家哲学的最高境界,而在沙盘中强调沙盘师不解释,不分析也正是体现了“无为而治”,虽然做沙盘时什么也没做,但是治疗的力量已经在来访者体内在开始了。再次是顺其自然的态度,在做沙盘的过程中要让来访者顺其自然,顺着他的方式和规律去发展,咨询师不要给予过多的干扰。而来访者表现在沙盘中的状态也是波浪前进的,即不断的调整又不断有新的问题出现。当顺其自然的时候,咨询师也要学会等待,即“静待花开”,我们要把握成长的规律,学会遵循来访者内在的规律。之后是以人为本的思想,这一点充分体现在沙盘的治疗过程中,即沙盘治疗是以来访者为中心,咨询师给来访者提供一个“自由而受保护”的空间,使来访者内在自我治愈的力量被激发出来,从而达到咨询的效果。最后是天人合一的境界,天人合一其实也就是意识与无意识整合的境界。沙盘是来访者无意识内容的呈现,在做沙盘时我们要营造一个氛围,让来访者走进沙盘即走进自己的无意识,与沙盘融合。如果能达到这种境界,就好像来访者遨游在自己的心灵世界里面,治愈效果自然就会产生。

3 沙盘的机制研究

沙盘游戏疗法是以沙子、水、沙盘和沙具为主要工作元素,在分析师所提供“自由和受保护”的空间,来访者通过手来创造沙盘的意象,在心灵深处实现意识与无意识的沟通,从而达到治愈的目的。

3.1 “沙”的作用:沙是沙盘游戏疗法的重要元素。沙子和心灵有很多的共同之处,沙子代表心灵的能量:流动,运动,寻找形态。它找到了一个新的形态———然后从那儿开始它又再次流动[6]。所以来访者在用沙子时,也就是在心灵上的工作。沙子具有原始性,它是一种未分化的状态,是父性和母性的结合象征,同时体现了来访者心理的男性和女性特质。沙打开了无意识世界的大门。在沙盘中可以用湿沙和干沙,从沙子的形态来看,无意识就像干沙一样看起来可以流动而且没有规则,无意识不能够被束缚,我们的不同的思维方式能够通过沙盘中沙的各种复杂的象征以及心理能量的流动反映出来。湿沙具有可塑性,就像我们的想法一样可以塑造和改变,因此我们的意识便可以通过对湿沙的塑形来表达。从来访者的角度来看,湿沙能够将我们带回到童年,而童年是最贴近无意识的,研究发现来访者在干沙中呈现的经验比在湿沙中更多的来自于无意识。

3.2 “沙盘”的作用:沙盘意味着容纳与承载之意。盘就是容器,而“盘”的上面是“舟”,舟可承载过渡,带领我们从此岸到彼岸。而我们意识与无意识之间也是隔着一道鸿沟,站在意识的层面是无法理解无意识的东西。越小的孩子越是接近无意识,当我们长大之后便越是关注外部的世界,和我们的内部世界分离,从而远离无意识。而沙盘便可以作为一种过渡将无意识的东西传递给我们。

3.3 “手”的作用:沙盘游戏疗法的一个重要的工作机制是“得之于心,应之于手,形之于沙”。沙盘游戏疗法通过手来摆放沙具、塑造沙形、创造沙画,手在整个过程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心灵通过手将其内在的东西以意象的形式得到了表达。“因为手可以给无意识中活跃的能量以形状,手可以联结我们的内在与外在,联结精神和物质。在人类的发展中,人首先是通过触摸和抓握有形的东西来体验生活的,接着过渡到抽象的理解和掌握。同样沙盘中通过运用我们的双手,一个人的创造性能量就被调动起来了。这样就开启了一个完整的治愈和人格转化的过程”。

3.4 分析师的作用:分析师最重要的作用是为来访者提供一个“自由而受保护”的空间,分析师持有一种保护的、支持的、非言语和理解的态度促进来访者内在的治愈与转化。要做到这一点,首先分析师应该是一个接纳者,沙盘的理念是治愈的因素都在来访者身上,而只有分析师真正的接纳,才有可能找到治愈的因素,产生治疗的作用。其次分析师应该是一个参与者,在沙盘中,咨询师不是置身事外,而是参与其中。在沙盘中我们也能看到自己,分析师要时常的觉察自己,通过与来访者分享自己的感受,能做到更好的共情。最后分析师应该是一个陪伴者,我们每个人在独自面对自己的心理问题时都会感到恐惧,这便需要咨询师的陪伴。陪伴本身很重要,但是陪伴的质量更重要,而质量来源于分析师与来访者的关系。所以分析师首先要与来访者建立一个平等相互尊重的关系,真正的学会站在来访者的角度看问题。

3.5 沙盘游戏提供意识与无意识沟通的空间:卡尔夫特别强调沙盘游戏治疗要提供了一个“自由而受保护的空间”,Winnicott 称之为“过渡性游戏空间”及“幻想区”。他说:“它的存在就像一个休息区,使内在和外在的真实得以分离,却又相互关联”。Gordon 称这个空间为“第三区”或“经验区”。在这个自由和受保护的空间里,心灵可以得到自由地表达,意识与无意识在这个空间里可能实现沟通与交流。沙盘游戏创建了一个共同的场,在其中精神和身体能够互相影响对方。沙盘游戏是一种想象的方法,它给人们以最大的想象自由,允许人们精心构造和发展自己头脑中任意驰骋的主题。想象活动是由物质、身体和心灵的成分相互作用而产生的,它是积极想象的过程,是运用意象、创造意象、通过意象而达到无意识的赋形及其与意识之间的沟通,进而获得心灵的治愈与发展。

4 沙盘的应用研究

首先是沙盘的实证性研究,这方面的研究主要致力于沙盘游戏治疗技术的标准化和沙盘的诊断性研究,以做到沙盘游戏治疗的广泛和普遍应用为目的。

Bhler 通过沙盘研究制定了3 种评价问题儿童的模式:攻击世界模式;贫乏世界模式;歪曲的世界模式,希望发展一种科学的指导规则用于理解沙盘。之后日本学着富吉于1979年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沙盘游戏疗法的信度,随后,Aoki 采用类似的方法研究了沙盘的重测信度,进一步表明沙盘游戏疗法具有较好的信度。还有一些研究者制订了沙盘年龄发展阶段量表和特殊群体的量表,例如Reed 的“儿童沙箱观察量表”=、Harper 的“世界主题”以及Grubbs 的“沙盘疗法分类检验目录”=等,并通过与经典量表得分的比较来验证其有效性。Bolgar 和Fischer 研究了各种文化背景的被试,对来自4 个不同文化地区(中欧、斯堪迪纳维亚、巴西和美国)的成人被试进行了测验,结果发现只在一些内容的细节上存在着差异。这一发现对于将沙盘游戏发展为一种非语言的、跨文化的临床诊断测验工具具有一定的意义。在我国范国平等[2]通过Rutter 儿童行为问卷前后测对比和访谈法证明了沙盘游戏治疗技术对于幼儿心理治疗的有效性,但没有分离出导致儿童积极性转变的具体因素。李北容和申荷永编制了《沙盘游戏意象疗愈体验问卷》问卷,信效度良好,证实了沙盘游戏意象疗愈体验的内容结构由无意识涌现、意识感受激活、记忆再认知三个维度构成而且沙盘游戏意象疗愈体验的三维度模型具有心理分析意义。

其次是沙盘游戏疗法的治疗性研究。这包括沙盘游戏治疗技术产生作用的机制研究,还有沙盘游戏疗法的应用范围以及对于特殊人群的研究,尤其是关于想象力和创造力的教育过程,正被看作是沙盘疗法的一种新的发展。

关于沙盘游戏疗法产生作用的机制主要包括对沙盘中一些重要原型的研究,例如面具原型,猫的原型,孔雀原型等;还有对沙盘特征的探索,包括沙具的摆放位置,沙盘的色彩等;这些研究都进一步证实了沙盘治疗的有效性,也进一步解释了沙盘治疗的机制。在沙盘的应用范围方面,与传统的心理疗法相比,沙盘游戏疗法更加适用于儿童,有研究证明儿童通过阐明沙画的意义与治疗师沟通,对于儿童是有帮助的。近年来,沙盘的应用对象也扩展到成人心理治疗中,例如Karla 把沙盘疗法应用于夫妻咨询,在学校、家庭、企业和团队的组织和管理中的也有应用。在对于特殊人群的应用方面,沙盘游戏疗法可以应用于治疗各种边缘型人格障碍、药物与酒精依赖、人格失调和自恋型人格障碍以及各种身心疾病等。例如,考试焦虑患者、语言障碍患者、情绪障碍患者、抑郁症患者,以及不同的病症包括酒精中毒者、神经症、智力障碍、躁狂症和精神分裂、强迫症和疑病症等。此外,孤独症候群的沙盘呈现出不同的特点,边缘性人格、焦虑症、抽动性疾患、饮食性疾患、心因性学习疾患、拒学症、智能不足等的沙盘心象的型态也各有特色。

5 沙盘游戏疗研究的展望

首先,已有的研究已经证实沙盘游戏疗法具有一定的信效度,但是这些研究多采用的是个案研究,很多研究样本较少、且单一,数据分析缺少测量学的支持。在未来的研究中可以进一步进行沙盘的数据化研究,提高其信效度。

其次,沙盘游戏不仅适用于健康人群,它还是一种非语言的,无意识层面的交流,因此其对于不适应语言交流的对象例如儿童,自闭症患者,抑郁症患者以及各种精神病患者有广泛的应用。近些年来,沙盘游戏疗法的应用范围也得到了广泛的扩展,但是对于沙盘游产生作用的治疗机制即究竟哪些东西在治疗中发挥了作用还不清晰,关于这些方面的研究仍需继续探索。

最后,沙盘模型分为40 余类,涉及神话传说、文化宗教、自然物质、风俗行为、颜色形状、数字方位、人物人体、植物和动物、家居建筑、体育运动、交通运输和奇异与其他等方面,这些沙具有着不同的象征意义。象征,有着特殊的内涵,它意味着某种对我们来说是模糊、未知和被遮蔽的东西,它是人类在无意识之中创造的。他们对于治疗师的价值在于,通过认识到沙盘布景的物象、象征与古代世界中的原型之间有某种联系,可获得关于治疗的更深一层的知识。由此可以看出沙盘中沙具的象征意义尤为重要,近年来关于沙盘中的原型和象征的研究有所增加,但是还远远不够,因此关于这方面的研究仍需继续探索。